轉寄 友善列印 縮小內文 放大內文 點選左方按鈕可更改內文字級
第 250 期

儘速擺脫貿易自由化與自主性的矛盾
2014/01/16
戴肇洋(台灣綜合研究院研究員兼 金融證券投資諮詢委員會執行秘書)

  受到社會各界所重視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雖已在2013年6月完成簽署,但因在野政黨立法委員以避免台灣經濟過度傾中為理由,在主張自主性貿易原則下,堅持先召開16場產官學公聽會之後,再針對協議本文採取逐條審查,使得此項可以作為台灣未來與其他國家進行自由化貿易談判基礎的協議,迄今未能生效實施。

  不可否認,由於WTO杜哈回合迄今未能完成談判,導致近年許多國家在遵守WTO精神與考量各自利益下,紛紛透過簽署雙、多邊自由貿易協定,以區域性關稅同盟或自由貿易區的模式,分享全球自由貿易利益的發展趨勢日益明顯。目前全球三大經濟體之中,除了已完成區域整合的歐盟、北美經濟體之外,亞太區域在市場引導下,是整合最為快速的地方。

  事實而言,長期以來一直是台灣國際貿易最大競爭對手的南韓,自2003年提出貿易自由化10年發展政策後,隨即展開貿易自由化計畫推動相關工作,迄今10年期間,已陸續與全球40餘個國家完成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其中,受到全球矚目的是,2011年7月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及10月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先後生效實施之後,與中國大陸的FTA諮商談判也即將達成共識,預估於2014年完成簽署。

  檢視南韓與歐盟、美國兩大經濟體的FTA陸續啟動,以及與中國大陸經濟體的FTA簽署為期不遠,我們將可預見的是,未來其出口產業享有自由貿易比重將會達到八成以上。亦即南韓國際貿易在全球三大引擎加速推動下,其所引發的市場布局擴散效應,對於台灣產業出口與投資所帶來的替代衝擊影響,恐將不容小覷。

  儘管2002年我們以「台澎金馬獨立關稅區域」名義成為WTO的會員,擁有與全球貿易伙伴相同的權利,可以與各國進行自由貿易的諮商談判,進而簽署各項協定。尤其隨著兩岸關係逐漸緩和,2010年6月與中國大陸完成簽署的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不但讓兩岸經濟互動、交流邁向正常化與制度化,而且讓台灣藉此打開多年以來對外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所存在的僵局。

  然而,多年以來政府在推動FTA簽署上,除2013年與紐西蘭及新加坡完成自由貿易協議的簽署有所突破外,其他並未能真正全面開花結果。我們往往將其原因歸咎於,因中國大陸堅持「一個中國」主權原則的政治因素糾葛而受到許多干擾,但是,我們似乎忽略在選擇簽署FTA國家時,較少以「互利」的思維作為考量基礎。亦即與他國諮商談判FTA,不應僅以自己的立場考量,評估FTA可為台灣創造多少利益,而是也應從他國的角度出發,探索FTA可讓他國帶來多少正面效應。

  換句話說,在國際貿易活動上雙方簽署FTA,目的乃是希望獲得經濟利益,但彼此均會因FTA開放國內市場而帶來一些衝擊,所以在諮商談判時,必須讓民眾真正瞭解到簽署國家開放市場可以創造哪些利益;同時,在互利原則考量下,我們必須配合開放市場,尤其對他國最具有誘因的農業與服務貿易的開放,是FTA諮商談判無法迴避的焦點。

  儘管目前國內社會各界對於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仍隱含著政治性的國家民族主義的色彩,較少涉及經濟性自由貿易行為的意涵,然而,在迎接經濟自由化與產業全球化競爭的現今,尤其在區域經濟整合發展趨勢之下,任何國家均無法獨自脫離自由貿易舞台。因此,未來台灣經濟若要持續成長、產業若要生存發展,則必須積極「走出去」拓展更大的市場空間,以及「迎進來」更高的技術層次,同時參與許多雙、多邊自由貿易協議談判,積極因應已逐漸完成的區域經濟整合挑戰。



複製本網網址  加入該頁到您的網路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