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寄 友善列印 縮小內文 放大內文 點選左方按鈕可更改內文字級
第 251 期

亞洲城市的競爭與啟示
2014/02/20
杜英儀(中華經濟研究院 第三所副研究員)

  全球化的趨勢帶動人與資源的國際移動,也促使城市走向全球城市、國際大都會的發展。再者,「城市」因具有凝聚資源與文化發展的特性,已成為現代國家發展的核心單位。在全球化與在地化的交會下,城市的角色逐漸取代國家,成為形塑社會、文化、科技與經濟的核心,並帶領地區或國家發展。因此,當全球化過程不斷激化國家或經濟體競爭的同時,國際城市之間的競爭也日益明顯與激烈。

  在亞洲地區,東京、香港、新加坡是較早邁向國際化的城市,但後來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的興起,北京、上海的加入,使競爭加劇。晚近韓國的崛起,不只在產業經濟上表現亮眼,在推動首爾國際化的發展上更是積極;另外,東協新興經濟體的發展,也使得許多東南亞的城市充滿活力。在這一波的城市競爭中,台灣與日本由於經濟表現相對低迷,城市的國際競爭相對失色,但台灣在五都形成之後,已激起國內的城市競爭,並逐漸朝國際城市競爭的方向發展。

  在邁向國際城市發展上,城市有哪些競爭策略呢?常見的策略是透過各種措施來吸引國際企業、資金、人才的進駐。如新加坡作為一個城市國家,在政策工具上較具優勢,推出政府補助、低租稅環境、友善的外人引進措施與工作法規等大量的誘因政策,借助引進國際資源來發展其經濟,是非常成功的案例。而2013年上海市推出自由貿易試驗區,以及台灣推出自由經濟示範區(簡稱示範區)第二階段,開放地方申設,已經促使許多地方政府(如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積極進行申設的評估。這是較新的發展模式,因為過去的特區多半是由國家的中央政府指定特定區域或城市來辦理,最常見的是依附國際港口周邊所設立的自由貿易區、關稅自由區或加工出口區,少見城市中設置特區的模式,而且上海自貿區與台灣示範區都是以發展服務業為主,並主要輔以相關法規的鬆綁,搭配部分租稅誘因措施,與傳統特區以製造加工出口為主的模式有所不同。

  其次,透過舉辦重要國際活動以吸引觀光客與國際能見度也是重要策略。例如長期排名亞洲國際會議舉辦第一名的新加坡認為,會展產業是帶動新加坡觀光服務業的重要火車頭之一,新加坡旅遊局曾表示有25%的新加坡觀光客是因為MICE產業(meeting會議、incentive獎勵旅遊、convention會議、exhibition/event展覽與活動)所帶動或吸引進來的。因此新加坡旅遊局在政策形成前都會與MICE產業協商,支持業者的需求,迄2011年新加坡已連續11年蟬聯亞洲最佳會展城市(ICCA排名)。2011年台北市共舉辦83場國際會議(僅限由國際協會所舉辦的國際會議,不含企業舉辦的),名列亞洲第4名、世界第20名,落後於新加坡、北京、首爾,領先吉隆坡、香港與上海,如表1所示。

  其他的策略還包括,參與國際城市獎項和國際城市聯盟,來提升其全球或區域的影響力與國際地位。近年來首爾在這方面的表現非常積極,其獲獎紀錄包括2002年的智慧城市獎項、2005年的大都會獎第二名、2010年的世界設計之都,以及2012年的廣州國際城市創新獎;台北市則在2006、2010、2013年分別獲得前三項獎項,顯示首爾比台北市更早啟動接軌國際的策略作為。

  由於我國並非聯合國成員,許多聯合國相關組織所舉辦的大型國際會議較難爭取來台舉辦,許多聯合國主導的國際城市聯盟,也無法參加,對我國城市在邁向國際競爭上,略有阻礙,但還是有相當多的國際組織、國際會展活動可以爭取,並透過城市外交來突破國家外交的困境。

  2014年12月25日桃園縣將改制為桃園市,台灣將進入六都的時代,城市的競爭將從國內的競爭延伸至國際資源的競爭,其中,示範區就是各地方政府可以自行規劃發展、直接對外吸引資源的重要管道。儘管都市發展有許多部分仍受限於中央政府相關部會的管制,必需進一步鬆綁才有較寬廣的發展空間,但示範區可以說是跨出管制鬆綁的第一步,對於地方自主發展、接軌國際甚具意涵,希望能為沉悶的台灣經濟注入新的動能。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成就一座國際大都會,不會只有經濟力的表現,舉凡生活的環境(包含工作與居住)、教育、文化、安全、自由都是重要的影響因素,換言之,都市的發展可以有短期的促進策略,但長期仍須回歸均衡的都市發展,並找出城市的特色定位,才不致在全球化趨勢中起伏。



複製本網網址  加入該頁到您的網路書籤